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some features and experiences in QOSHE

More information  .  Close
Aa Aa Aa
- A +

马国政坛当下空有旱雷回响

2 0 0
14.09.2017

区域焦点

马来西亚近月来的政治局势演变,可比山雨欲来前的风满楼,强风刮了不少,枯叶也被扫落了不少,但却一直只闻旱雷响,不见雨水真正落下。这里的“雨”,比喻的当然是甚嚣尘上了好一段日子的全国大选。虽然法理上可拖到至少明年的年中,但至少从去年起,有关首相纳吉有可能会提早解散国会举行大选的“旱雷”,即已不时轰隆地作响。

尤其是上个月马国成功举办东南亚运动会并成为总冠军后,各界更是盛传纳吉会乘胜追击,借着国民欢愉不已的势头,速战速决地把大选这一政治上的考验大关克服掉,得以重新获得选民委托执政至少再一届。当然,这一猜测看来最终也还是落得个“旱雷”的下场。而这一“欢愉”时机一旦错过,接着10月份财政预算案就会在国会提出与(如无意外)通过。

这项肯定是大选气味浓厚,想必充斥各项取悦民心措施的预算案之后,也还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来开展、落实,让选民多多少少可以感受到其(也就联想到执政国阵的)“恩惠”,希望他们在大选里更会倾向于投票给国阵。时间这样东拖拖、西拉拉,也就至少是明年初了。

那“枯叶”呢?好比月前因为在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期间,涉嫌推动数项蓄意抬高房地产收购价格(其中或涉回扣)的交易,而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和提控的前森美兰州务大臣依萨。此人在国阵的主干政党巫统里的党职,在前首相阿都拉时代曾经高至副主席,理论上也是一名未来政权接班人,但后来以“涉及金钱政治”(即党选时买票)的“罪名”被冻结党籍,从巫统里也算是明日之星的高位上,被硬生生地拉下马,政治生涯几乎毁于一旦。

但世事就是如此的巧妙,后来在纳吉上台,森州出现了一场国阵认为必须赢的补选,而经过有关方面的一轮明察暗访后,发觉竟只有该选区的前任议员,即依萨最有胜算,所以只好请他再度出山,重披战袍出征。

那时还在体制内工作的我,也曾“下乡”到该乡区气息更为浓厚的选区去体察民情,果然发觉许多当地选民对依萨那一套主要靠派钱发展,来赢取支持的传统乡区政治运作模式还是极为支持的,其中就有选民看到我一下车,即趋前来找个借口伸手要钱,同时声称可发动其所工作的整个园丘里的选民来支持依萨,令我目瞪口呆,快步离去。

依萨后来在该场补选果然获胜,一时轰动政坛,让人以为他可能再度崛起。尤其是取代他的时任森州州务大臣,可想而知不是滋味。不过,纳吉在其巫统党内政治上看来还是很有智慧的,就“因才适用”,委任依萨为法定机构联邦土地发展局的主席,一方面化解了森州前后两任大臣的瑜亮情结,另一方面也得以运用依萨看来在乡区政治方面的“天赋”。

须知,土地发展局自近半世纪以来,即已移殖不少乡区选民来开垦大量的荒地,所以有说是马来西亚当下大约四分之一的选区上,隐约都有土地发展局的影子,理论上由依萨来主理,至少在政治上可谓驾轻就熟了。当然,目前该局也已演变为一家控股公司,在国内外皆有投资。

而依萨在主掌此局期间竟也“与时并进”,在促进巫统在乡区的支持率方面好像没多大作为,在商业投资上倒是“大展拳脚”;他被提控的案子里,其中就涉及远在英国伦敦的一项酒店买卖交易的不合法情况。

土地发展局之前在尝试企业化时,有关方面曾多次尝试说服本来已拥有自己或先人亲手开垦的油棕种植地所有权的垦殖民,把土地交回给新成立的控股公司,以换取该公司的股份。理论上是该公司得以因此成为全球最大的油棕种植公司,股价也得以飙升,垦殖民也会因此而得利。

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因为国际棕油价格的持续低迷,该公司股价也就长时间低迷,让垦殖民得不偿失,因而怨声载道,反对党乘机鼓动他们组织起来,积极争取应得(起码是被承诺过)的利益。有关方面只好以不时发放特别红利来安抚这些举足轻重的乡区选民。如这次发生依萨被控事件后,就又有一轮的派发花红来尝试化解他们的不满。

由此可见,乡区选民其实还是比较现实的,要有直接影响到他们生计的政治事物,他们才会群起而抗议;如没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各种政治演变,他们倒不会太过在意。所以今年来在国际上一直缠绕着纳吉政权的所谓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系列令人不安事件,虽然在城市里加深了好一些选民对执政当局的不信任,但在乡区里却未对国阵选情造成太大的影响。纳吉近日来成功官访美国,也让多月来一直谣传的所谓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事件的调查,会导致纳吉“不敢”踏足美国的说法不攻自破。

须知,美国总统特朗普这些个月来的外交实践,也体现了他务实、交易式的政治手腕,而不是如前几任美国总统般,在外交上会被固有的意识形态或政治正确的道德准绳所捆绑。马国无论在作为穆斯林人口居多国家的中庸典范、周旋于数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特殊战略地位,以至当前更为棘手的有效制裁屡射飞弹与屡试核爆的朝鲜核危机等课题上,在美国当局的眼中也还是举足轻重的。

而纳吉的这次访美,如可在马来西亚国民早日享有免签证赴美待遇这项课题上,促成美方的重大让步,纳吉在城市选民里还会极受欢迎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学者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

.....

© Zaobao